耿耿於懷

關於部落格
記錄從山裡來的女孩,都市鄉間交錯的故事。angelefly山雞歲月V.S天使鷹@NEW天空。耿淑楣angelefly@SKY.社會工作師事務所
  • 122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跑超級馬拉松的老媽

我想到「媽媽」今年七十多歲了,滿頭灰髮的她。

每一次當我心中緊張脆弱的時刻,我總是默念[媽媽],媽媽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個文盲,她瘦小乾瘪的身材,一整天不斷地工作著,就像艷陽下冰雪中的超級馬拉松,即使身體疲倦到必須小小步的走也絕不能停下來,連吃喝都很少,你知道在跑步中的人所有的體力都在消耗,只剩下意志力與些許的肌肉。這就是我的媽媽。用不停地勞動來度過人生中所有的時間歲月。

印象中最清晰的一幕是[媽媽上美容院],這不是一個你所期待的平凡景像,因為我在這個情節裡面看到一位平常堅強的媽媽,在面對陌生的環境時緊張不安的心。(不就是那個台北的我?)

那一年我大約讀小學,平常跟媽媽都很少出去街上,因為我們家一直在山上住,上街要走路一個多小時,翻山越嶺的很累,有一天好不容易爭取到跟媽媽去(那是媽媽一年中唯一一次燙頭髮的機會),我從沒看過這樣的媽媽,當她走到美容院的落地門,她小心翼翼推著門兩隻手臂居然在發抖,怯生生地問[有在燙頭髮嗎]。

這是我沒看過的媽媽,每當我心中脆弱,在陌生土地發生任何事情時,這個媽媽就會出現。

一言難盡,媽媽的苦,童養媳、女性、老大,又生在貧窮農業的家庭,等於是集合所有的不幸勞苦於一身,也可以說是命運吧,她無法讓自己成為一名知識分子,也不能翻身變成有地位的人,生下的孩子五個裡面有四個是女的,她默默地承受命運,卻也默默地鼓勵我們外出發展,離開這個命運的掌控。

要脫離長久以來的傳統是幾乎不可能的,當鄰居們一個個國小國中畢了業自然地去工廠打工,拼命工作加班可以得到一個月兩萬元,在三十幾年前的鄉下這是十分吸引人的,所以我爸爸也被影響,希望說服從小成績優秀的我,放棄升學。我只好找尋媽媽的同意,希望媽媽可以默默的支持我離開家鄉去外地上學,媽媽說[考得上就去]。

接下來,我必須背負著違背老爸的想法逆女標籤,第一次遠赴他鄉,來到台北。老媽,在鄉下為了支持孩子,一直不停地去打工,當時山上只能有[伐木]的工作,或者[裝木炭]的工作,這是打零工的機會,我爸媽從不放過。

我親眼看過媽媽在熾熱的烈陽下,跟著伐木工人移動,汗如雨下,全身過敏,還是咬牙忍著,天天去上工。所賺取的現金就是我們的學費,所以每次媽媽問我[有錢用嗎]我總是回答[還有],然後,眼眶就濕了。也因此,我自願放棄就讀高中,改去上夜補校,可以半工半讀減少媽媽的負擔。

諮商師問[妳爸爸呢?]

對於老爸,我總是說不清楚。說真的,以前總是不懂得問很多事情也是一直搞不清楚之下,一步步走到今天,到底是我自己叛逆還是當時最體貼的選擇,這兩項答案代表兩個極端的評價,但是,我卻一直懵懵懂懂不知道真相。來了台北,一切不是自然的發展,意外地我被趕出去獨立生活,開始坎坷的人生旅程。

然而家鄉的媽媽還在泥沼中努力工作。我知道他努力工作的形象,從不改變,直到現在七十幾歲的老人了,山上還是養了幾千隻雞,每天走路上下山無數次,每一包飼料五十公斤的拖著,在坎坎坷坷的山路上運送著,我無法叫她停止,即使告訴他[我們吃不多也用不了]也無法讓她有安全感。

山上常有老鷹石虎野獸或者可怕的小偷,偷盡了所有的東西,包括我們過去農業的歷史,現代化的鐵門鐵窗,甚至抽水馬達。更可怕的是,年老的爸媽必須面對那些歹徒的威脅,不能報警、否則後果自負、、於是爸媽只能忍氣吞聲,希望[財去人平安]就好。

我對於農村社會至今仍存在的強欺弱、大欺小的超不合理現象,往往令我忿忿不平,常常聽老媽說「為了擔心小偷,必須更勤於上山巡邏」,我心想「難道真的沒辦法讓小偷受到法律的制裁嗎?」。



更何況老媽每天辛辛苦苦地編織「超完美的草席、草帽卻只能經年被剝削,以幾十塊錢賤賣給吸血的中盤商。

 



經過歲月的沈澱,我分析了種種因素之後,似乎比較能瞭解老媽教我的事情,這個世界的發展往往無關於知識與道理,而是必須選擇「往正面看」,老媽說:

 



「如果我們還有能力讓人家偷,表示我們生活過得比人家好」

 

「如果還有力氣去山上養雞,表示我們健康還不錯!」

 

「反正我們自己還夠用」…,

 


如此一想,也就心甘情願繼續下去。

 

 

難怪,老媽的至理名言始終就是一句「平安健康就是財富」。

 

 

世上能有幾人完成[超馬]?想想,能夠跑超級馬拉松的老媽,擁有過人的體能與意志力不也是一樁令我終生引以為傲的奇蹟!

 

 

我真的要好好練習去欣賞她!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